生活中遇到的每一个困难,都让我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破碎的内核,和衰竭的生命力。

姥姥鼓励我,让我鼓起勇气。

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它了。我所拥有的只是一片虚无,什么都不存在。

我有那么多的眼泪,却一滴都流不出来。

一句话

刚刚在wb上看到一句话:“我们生来就是恐惧的,学习知识是克服恐惧的一种方法。”

我要记下来(奋笔疾书)!

Let's take a note!

对台大出的take a note 2019一见钟情!上蹿下跳左突右冲想要捞一本回来玩耍(。

可惜预售已经结束了,也不会再开团,只能祈祷RP加持让我能有机会在2018年结束前得与美人相会。

……不过这种需要运气的东西,一向都没有什么信心呢。

美人看看我(呐喊.jpg)!(滚蛋(。


咖啡和沉檀的味道混在一起,有点冲突了。

猫大和鲸崽崽,我好想你们(超大声)。

——————————————————

莫名地觉得心情不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心情好,只是觉得没有那么紧张和沮丧,有点想哭,有点软软的。

我喜欢这种软软的心情,细微的感知从死气沉沉中醒来一点点,整个世界都变得……嗯,让人想要像...

一个决定

讨厌的人,讨厌的关系,讨厌的记忆。

我要离开了。

再也不见。

关于朋友和其他

前天晚上跟我妈谈话,从最表面的学业谈论到一些涉及价值观的东西。

她说她恨我那个朋友,因为她毁了我的一生。

其实她不是第一次说这种话,而我每次都会试图辩驳,但是这种辩驳会很明显地加深她的恨意,因为她认为我的那个朋友对我的影响力远在身为血亲的她之上。

在我妈的叙述中,我理应是一个积极阳光,十分优秀出彩,会被所有人喜欢的人。理所应当到当年我们共同的朋友的真正的暗恋对象应该是我而不是她,她一直在对我撒谎和出于嫉妒地故意带坏我,给我灌输各种错误的观念,比如反婚反育。她也没有做到一个好朋友应尽的责任,即在我消沉绝望的时候劝解我和给我正能量的鼓励。

这种叙述使我感到一种绝大的荒谬和隔绝感。

(不管...

浮生一日

昨天买了Muji的玻璃杯,白檀线香和扣子型的香立。

在店里的时候还没觉得什么,拿回家撕掉标签才细看时才发觉,这个玻璃杯有种纤细的美感。果然是日式设计啊。

前几天突然想燃香,还去网上搜索了一堆repo,结果是想去日本玩的理由又多了一个:买香。想买奥野晴明堂的千年樱,据说是非常沉郁神秘的味道。还想买一种适合在冬天落雪时燃起的香,毕竟这里的冬天实在是太长太长了。

没有红泥小炉,也没有知己故人来拜访,不然等雪停的时候,倒是可以在露台上喝茶聊天,看着白雪和青烟一起发呆。

昨天点了一根白檀,烟雾上升的姿态十分优美,烟味有点重,把门半开,走廊里都是香气,第二天还能在房间里闻到残留的气息。白檀的味道,...

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

看《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看到差点大哭出来,连带唤醒的记忆让我忍不住捂住耳朵,简直是要把这十几年的委屈全都倾泻出来。

这本书与其是在说整理术,不如说是通过整理这个手段来重新发现自我、塑造自我和热爱自我,最后变成一个更加完整的“我”。

被压抑的自我、破碎的自我、无助无望无能为力却无人理会的自我,时至今日,我也仍在挣扎着想把自己拼起来啊。

土拨鼠之日

陷入了自己制造的土拨鼠之日。

要想一想怎么逃出来才行。

一个盲点

突然意识到,在某个反反复复出现并且很重要的问题上,逃避和放弃已经成为一种下意识的习惯。就算有短暂的想要反抗的念头,也很快会被“放弃吧你做不好的”的声音所淹没。这种下意识几乎快要变成理所当然。

想要跳出来疯狂摇晃自己,快醒醒啊。


心态崩溃

从什么时候起,我所有的气力都是用来让自己做个正常人。

世界上的人都是怎么活下来的啊??????

人形自走不可回收垃圾。


October 20, 2018

现在是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日晚上十点二十六分,我正带着眼镜开始写这篇日记,外面有寒风凛凛。

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定的主题,只是觉得有写东西需要被写出来。

我记得心里治疗里的一种方法就是随便写,不假思索,不要修饰,一直一直写下去。我曾经试过一次,过程中最难的就是强迫自己不要删掉和改写已经打出来的字句。效果还不错,第一段写完就已经泪流满面。

不,这个不是为了心理治疗,哪怕它也许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我只是,嗯,想琐碎几句。

1. 关于哭

我不清楚哭这件事别人是怎么处理的,但是因为认识的人太少,能够聊到这些话题的人更少,样本不足,无法提取数据,所以这算是我长久以来的困惑之一。

要怎么...

山花倒伏

突然明白了,那些东西都不是真的,它们只是寄生在我伤口中的恐惧。

我就是太怕被这个世界伤害了,结果反而把自己割伤了。

现在我觉得,这个世界除了会伤害我,还有一些很可爱的人和事。

多好啊。


鲸歌。

鲸崽_深海潜水中不定期上浮呼吸:

我的姑娘啊,我的姑娘啊。
不要害怕。
来路渺茫,回首就随他去吧。
那些苦难全化作你的伤疤,可未来还需要你去前进啊。
别害怕,别害怕。
既然始终也无法燃烧灵魂,这温和的微凉火焰,也算是我曾经来过的半生。
无法燃烧也没关系啊,慌惶痛苦也没关系啊。
我都知道,我都知道啊。
我知道你燃烧至此的灵魂。
我知道你苦难中蕴生的温润。
所以,别害怕,别害怕吧。
就算这世间的火焰无光无声。
一定也还有很多人。悲凉而无助的爱着你啊。

祷告

一切终是落回自我救赎。

那么,我向自己祷告。

August 14, 2018

安然度过了今天的生日。

妈妈买了水果蛋糕,开了红酒,拍了照片,点了蜡烛,许了不那么清楚的愿望。

总结一下到今天为止的人生,只有“一事无成”四个字而已。

在这个年纪,已经不会被原谅了,不管是被自己还是被别人。


其实大概三百天以前,我是计划要在今天自杀的。

嗯,我回来了。

不用怕,我会继续活下去的。

不为了什么,只是意难平。

一件事

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在聊天中明确表示支持卖淫合法化,认为只要立法监管、在文化观念上去除歧视就可以。而且她还不止一次用轻松随意的口气说自己不想生孩子,想找代孕生,然后又抱怨代孕太贵,并且觉得代孕不是贩卖器官因为子宫还长在身体里。我每一次都很想问她有没有意识到,以她自己的家庭背景、学历、收入和社会人脉,她才是那个失业三个月就可能要去做合法妓女、代孕母亲的人,更不要说卖淫合法化会催生人口贩卖。
大家都在同一艘破船上,但是总有人有幻觉以为自己可以一辈子高枕无忧,不会被漫上来的水淹死。身为弱者,却对更弱者抱有优越感,甚至想要去剥削对方,实在是一件可悲都不足以形容的事。

开始收拾书房。
面对三箱子杂物心生绝望,只想扔之而后快。
反正一两年没碰过它们也完全没有影响到日常生活是吧!
还有一抽屉的笔,其实已经翻来覆去整理过很多遍,就是舍不得。
书柜……算了关上门当它不存在(。
衣橱早就大清洗过一轮,再来一次就简单很多。

断舍离真的有毒。
自从吃了安利,又实践过一轮,再加上搬家时收拾到快崩溃的阴影,现在就很排斥屋里有物品堆积。
而且,不收拾整理真的不会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中攒了那么多不必要的琐碎。

仍!
必需得扔!
等我今晚repo。

哎呀,本来有一吨的丧气话要说,结果@鲸崽_深海潜水中不定期上浮呼吸 叭叭叭跑来送了一份生日礼物,突然间就喜滋滋了。
鲸崽崽和妹妹一起给我画的肖像画。
崽崽真是个大可爱小天使啊(捂心口超大声)!
低落的时候能收到真诚的祝福和鼓励,真的超级棒了。
今天的我,很幸运。

我觉得我快要脱腐了。
广播剧听不下,脆皮鸭不想看。
只想拿本散文诗歌慢慢看,正好院子里有树,风吹过的时候,枝叶就化作一片小小的波涛。
学点儿什么吧,多年前就计划着要学法语,去年折腾了一点python,现在该拎起来抖抖灰了。
最近有种疲倦至极的感觉,想要蜷缩成一团躲起来。算是旧态重萌吧。
以前也就脆皮鸭还能让我有点兴趣,现在看来是要完。
今天做医生的测试题,一开始我都没法下笔勾答案,硬是拖着把两页题目看了一遍才斟酌着圈了。
我越来越常觉得,我那口气儿是不是终于散干净了。
消消磨磨,磕磕绊绊,心气儿散了,人就死了。

买了几件新衣服,包括一条蓝色短裤。上次穿短裤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衣裳撑子不够用了,记得买新的,衣架子也...

一个问题

最怕医生问的问题:how is your mood?
每次听到这个问题,感觉自己就像个没有认真学习考砸了面对家长十分心虚的小学生。

喂喂,谁能告诉我,我这个脑子和这颗心还他妈的有救吗?

一个夜晚

看几页书,流几滴泪,心中块垒消下去几分,合书一想半个字也不记得,蒙头大睡去也。

一个反思

8012年了,世界上竟然还有息叔的基佬向产出。

8012年了,我竟然还没有把那篇白息文的后续写出来。

妈的我不配做人。

一个问题

我自己很喜欢到处翻别人的网络日记看,从那些语焉不详的片段里窥探见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也从中看见自己。

大约是两年前吧,我在微博上关注过一个女孩。她在国内是“别人家的孩子”,有着对自己管教严格期望很高的父母,上过很好的大学,但是最终选择去了日本读自己喜欢的室内设计。她写自己在日本打工的经历,买喜欢的洋装,化出格的妆容,喜欢的明星,跟别人的争执,对社会的不满,与男友的关系,对自己的期望和失望,还有在抑郁症中的挣扎。最后一次看她的微博,说是找到了真正关爱她的人,正在努力过正常的日子。

后来因为我自己的原因取消了关注,过了一段时间再想去找,却是无处可寻了。

那段时间我几乎翻遍了她的微博,而喜欢...

一点旧事

看到Lofter首页上摘自余秋雨《霜冷长河》的一段话,突然想起来,以前也曾看过他的书。

那时候才十三四岁吧,正处于对于读书有着发自内心的热爱的年纪,同时也没有什么版权意识,于是便在书市里十块钱一本地搜刮了《霜冷长河》《行者无疆》《文化苦旅》三大本抱回家。无视掉为数不少的错字和糟糕的排版,看得津津有味。当然那时候有很多东西是看不懂的,现在大概也还是看不懂,但就是看得很开心。

里面那些关于文化起源啊,戏剧冲突啊,人性根本啊之类的高深莫测的理论我是一概不记得,没被熏陶到。现在能记得的碎片,嗯,我来数一数,有兰州的牛肉面,家乡河底的碎瓷片,练习颜真卿的书法,“弄”字在家乡话里的不同含义,埋在沙漠里...

祝贺鲸崽崽十八岁生日快乐

 @鲸崽_深海潜水中不定期上浮呼吸 

其实……十八岁真的好小啊。

打下题目的时候不禁发出了老阿姨的感叹。

与你相遇在这片海洋,是一场意外,对我来说也是久违的惊喜。

你曾经游过很远的路程,经历过风暴与乱流,也见过星河与流云,好奇着北国的霜雪,而南海的暖风吹过你的背脊,落下点点繁花。 

你说深海里有人鱼,有你那痛苦而迷幻的梦境,有你想要挣脱和背负的过往。

你受过伤,也在曾海洋里走失,但是仍会期待自己化为鲲鹏,展翅高飞的样子。你可能不知道,说出这些话的你,眼睛有多明亮。

大海里也许有其他的鲸鱼,但是你却是我遇到的,独一无二的那一条。

现在,你带着过去和未...

一个观察

最近的沉迷关键词是傅红雪,镇魂,朱一龙,白宇。

经过观察,每次沉迷什么人或事物的契机都来自自身的软弱无能,而拨开表面,真正沉迷的是让我可以从现实中的痛苦逃开的那一份幻想。在每分每秒的间隙,现实仿佛不存在,占据我整个瞳孔和每个神经细胞的只有即时快感带来的虚幻。就像吸毒, 越迷幻越快乐。

同时,每次吸引我,让我迷恋的对象,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管真假,ta一定能给我带来一种生命力旺盛的感受。

我自觉是灵魂都枯萎的人,所以要依赖别人的生命力来假装自己还活得下去。有时候感觉自己好像黑山老妖哦,要不停吸食别人的生命来补充自身,但是假的终究是假的,一旦停止,就会死去。

世界上我最喜欢一种...

一点心愿

陡然间天气就暖起来了,似乎不久前还在下雪,一转眼草都是活泼泼的绿色了。

现在从气温和时间上来看,正处在说不清是春天还是夏天的暧昧时候,但是心里还是下意识地觉得应该是春天。

春天来了,希望自己能快乐一点。

这就是我最近的心愿了。

最近两个月似乎搞了很多事,又似乎什么都没做。每天忙忙碌碌,一边处理好事情一边在内心反复质疑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浪费生命,不过转念一想似乎我没做过什么不浪费生命的事情呢(。偶尔会很想回去,但是又很清楚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总而言之,就是在规律中继续混乱着。

短暂地经历了一下兴奋,快乐,希望和平静这些多年不见的情绪,然后一切又慢慢地回落。但是也不是毫无进步,至少内...

一个观察

边走出图书馆大门边仰头举着保温杯灌豆浆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朋友曾经说我喝水的姿势像是在喝酒。

是的我觉得这样子的自己有点小帅气呢

但是我是不喝酒的,虽然不能说是滴酒不沾,但是喝酒的次数和分量都是少得可怜。抑郁之时想学别人买醉放纵都做不到,几口低度酒下去,满脸通红就不说了,心跳得觉得自己随时会猝死。心血来潮,自己在家调最简单的鸡尾酒,就是Vodka, 起泡酒和雪碧混合的那种,不小心Vodka放多了,强行喝了小半杯,站起来的瞬间就体会了啥叫“天旋地转”。

当然啦,除了生理上的因素,不喝酒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从心底明白酒精无法让自己开心。

就像曾经放弃尝试吸烟甚至吸叶子的念头一样...

一个感想

三刷红海行动,观影途中突然觉得一切顺懂脆皮鸭同人都那么索然无味。
原著最高不是说说而已。
在不可计数的平行世界中,一定有个世界走向了所有人平安回家的终点。

【红海行动】最后一次看不见那些人老去(短篇完)

事发之木:

  女人陷入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在此之前,她在三十岁生日的第二天失去的自己初恋——永远的。男人在雨雾天驶上高速,连环追尾,他毫无过错,被夹在中间,所以死得最惨烈,身首异处,入殓师要了大价钱,皮肉被强行穿缝在一起,让她认不得他。


  而后,女人得到男人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巨大的牛皮纸箱,沾满尘土风沙和火药味,有异国风情——女人是旅行作家,不是三毛那一挂,偏小资,譬如因特拉肯和斯里兰卡。女人因此感到悲哀,她想她爱了许多年的男人到底不爱自己,他的前女友喜欢三毛。


  
  牛皮纸箱中是男人从阿拉伯半岛带来的纪念品,各式各样,她毫无兴致,统一晒在阳台,后来下雨也忘了...

© 人间不归客|Powered by LOFTER